第390章 進退維谷

書名:嫡女不善:侯爺寵妻成癮  作者:挽卿辭 

本章字數:2018     更新時間:2019-10-29 22:20:45

“大夫說的沒錯,參湯藥力霸道,也能催命。”顧卿黎將那碗湯放回案幾上,十分冷靜:“可必須把他那口氣吊起來,不然,風中殘燭,留住了一刻,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刻。”

“可這、他、要是實在受不住……”

那可怎么辦?兩難之選,怎么看,都是死局啊。

顧卿黎不語,腰間一摸,是空的,她忘了,一回去她就解下了徐夫人匕首。不過那匕首是淬了毒的,就是在,好像也用不了。罷了,顧卿黎利索拔下頭上束發的墨玉簪子,簪尾尚算尖銳,抵在掌心用力一劃,就是一道血痕。

鮮紅的血順著碗口融進湯里,不多時,那碗參湯就成了血紅的一片顏色,醒神的味道也被隱約的血腥氣遮掩了去。

半碗湯,半碗血,顧卿黎草草包扎了手掌的傷口,拿起勺子攪勻了這碗里的東西,一口一口給他喂下去。

封錦澄和段殊先還膽戰心驚,不曾想這一碗血參湯喂下去,沈墨不止沒吐出來,呼吸還慢慢平穩下來,看著不像適才那么死氣盈盈。

“真是、神了啊……”縱使封錦澄見過不少好東西,這會兒看著顧卿黎冒血的手心也不免驚嘆,靈丹妙藥,也不過如此了吧?

顧卿黎自己知道,她修習元靈之術,這本就是能救人的本事,血中帶有冥石晶的靈氣,再以元靈之氣為他化開藥力,能將經脈一一調理順暢,也能化開他血脈中的滯澀之氣。

甘松本是懷著給沈墨送最后一程的心思拖拖沓沓走回來的,不曾想一進來就看到沈墨胸口還微微有起伏,一看就知道這不是個死人,瞬間就來了精神。

“侯爺……”

“別叫喚,”顧卿黎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:“他現在不能受到驚嚇,心緒稍稍有所起伏就能過身……不想給你家侯爺收尸,就給我放明白些!”

她的聲音沒抬得多高,在這兒卻格外有分量,封錦澄和段殊都閉了嘴,帳中鴉雀無聲。

顧卿黎也不管跪在地上喜極而泣的甘松在怎樣抹鼻涕眼淚,只管做自己手上的事。

穿過他胸口的傷口很小很小,只有針孔那么大,要不是有一點殷紅的血跡留在那里沒有擦干凈,幾乎不能發現那里還有傷口在。

“軍醫是怎么處理的?”再把軍醫叫過來問太麻煩,甘松是全程看著的,顧卿黎問他反而能得到清楚的答案。

甘松這會兒已經不知道該怎么想了,樁樁件件明明都指著她,可這會兒費心費力救人的,也是她。碗底還留著殘紅,她手心的棉紗還透著殷色,他不傻。

“那根斷弦已經取出來了,”甘松木著臉指了指角落一根凝固了血跡的絲弦:“傷口沒怎么出血,取出那根弦后侯爺就沒有嘔血了,只是后來情況愈發不好。軍醫只診得出來是毒,其他的,也說不出個一二。”

這傷口擺在這里,帳中人都知道,它沒有傷在要害,要是沒有毒,沈墨這會兒說不定下地走路都沒大礙。問題,只會出在那弦上沾染的毒藥上。

可顧卿黎知道不是這樣,輕輕按了按傷口,沈墨氣息陡變,盡是痛苦之色,隱約還有嗚咽聲。

“你、你這是做什么?!”甘松噌的一下就跳了起來。

“沒有清干凈,”顧卿黎知道,手底下那一點堅硬的手感不會出錯:“留在了里面。那東西是淬了毒的,多留一刻,血液沖洗流動,他身體里的毒就會深一層……”

這一夜下來,他還沒有死,是不是、也算上蒼眷顧?顧卿黎不敢想。

甘松面如死灰,段殊咳了一聲,問道:“是什么毒?”

顧卿黎艱難的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毒,不知道、該怎么解毒救他的命。

“不是你下的手嗎?你怎么會不知道?!”甘松這一夜里大起大落,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:“你在這裝什么好人?你救他啊!你是不是要看他死才甘心?”

“甘松!”封錦澄厲聲喝住他:“退下!”

不清醒的人怎么會聽得進去,眼看他又要‘胡鬧’,段殊一個手刀劈暈了他,勉強把人拎起來:“我帶他下去休息一下,阿黎,你有事再讓人叫我。”

顧卿黎勉強點頭,很快,偌大的營帳除了床榻上躺著的沈墨,就只剩顧卿黎和封錦澄。

握著沈墨的手,帳中溫暖如春,她卻心涼如冰。

“要怎么做,你倒是給個話,”封錦澄忍不了這悲戚的氛圍:“是需要什么天才地寶還是奇人異士?你說,我去找!”

南安王府世子豁出性命去‘招呼’,只要江南三州有的寶貝,一日之內,都能到手。

顧卿黎搖了搖頭,苦笑道:“下手的人很聰明,用的東西,跟云裥很像。要是我沒猜錯,就跟繡花一樣,繡花針上穿了絲線,那根‘針’射進他的胸口,射了個對穿。只是‘針尖’在他的背上只隱隱冒了個頭,他們將那根‘線’抽出來,那根‘針’就順勢拐彎,直接刺進了骨肉之中。這個時候要硬取,輕則元氣大傷,重則,刺傷心肺、不治而亡。”

封錦澄聽得膽寒:“那要怎么辦?你剛剛還說那東西是有毒的,留的越久就越難辦……這……”

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,就跟陷入死局一般,剛剛那碗參湯就以為已經是夠難辦的了,不曾想真正難啃的硬骨頭是在這。

想了半天,封錦澄勉強想到一個算是路子的‘路子’:“那、先想辦法解毒?解了毒,這留在里面的東西還能多些時間想辦法。這說起毒,是你的拿手好戲啊。你們不是有句行話嗎?有因必有果,有毒必有解,這毒你就算不認識,也該有些辦法的吧?”

想想她給自己老爹下的那個毒,看著要比沈墨中的這個高深多了,真論起行家里手來,顧卿黎就算贏不了那個下黑手的,也應該不相伯仲吧?

他能想到,顧卿黎自然也能,抿緊了唇,她握緊了沈墨的手。

送鮮花
評論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360